關閉

舉報

  • 提交
    首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

    我們都是《龍的傳人》……

    2019-05-14 10:43:37    瀏覽:2    點贊:2




    對于中國人而言,龍具有非常特別的意義,所謂“炎黃子孫、龍的傳人”,即便遠在異國他鄉,也始終不忘自己是龍的傳人。然而,“龍”卻又充滿了神秘,身上有無數秘密沒有解開,比如龍究竟存不存在,龍是怎么出現的,為何將龍作為圖騰,還有本文討論的話題:中國龍起源于何地?



    一直以來,中國人的傳統認知是龍起源于中原地區,在司馬遷的《史記·五帝本紀》中,就有了龍的起源問題。


    蚩尤作亂,不用帝命,于是黃帝乃征師諸侯,于蚩尤戰于涿鹿之野,逐擒殺蚩尤.....黃帝與炎帝戰于阪泉之野。三戰然后得其志,于是合符釜山,而邑于涿鹿之阿。


    黃帝“合符釜山”造龍,就是抽取各個部落圖騰的一部分,然后“合符”組合成一個嶄新的生物——龍!顯然,這一歷史故事的發生地,就是在中原地區,所以中國龍自然起源于中原。


    然而,考古不斷挖出的上古“真龍”,不僅顛覆了黃帝合符造龍的歷史(學術界普遍認為,黃帝距今5000余年),也顛覆了龍起源于中原的說法。


    081640_4176148928_2_634_483.jpg

    上世紀80年代以來,考古不斷發現上古真龍,其中最古老的一條真龍距今超過8000年。


    1998年,在三峽即將淹沒的區域,考古專家發現了秭歸東門頭遺址,這一遺址距今7、8000年,除了出土一件震驚全國的太陽神石刻之外,還挖出了一條150塊河卵石堆塑成的十米“真龍”。


    1993年,在距今6000余年的湖北焦墩遺址,考古專家發現了一條卵石擺塑成的“真龍”,整條龍的長度約7米,軀干長4.46米,高2.26米,龍身呈波浪起伏狀,恰似一條正在騰飛的巨龍。無論造型、神態之類,都與如今我們所知的龍極為相似。


    1987年,在距今6500年的河南濮陽西水坡遺址,考古專家發現了一條“真龍”。在這一遺址中,不僅有“蚌殼擺放的一條龍和一條虎”(見上圖),還有“人騎龍、人騎虎的圖案”,與傳說中的“黃帝騎龍而升天”、“顓頊乘龍而至四海”極為相符。


    1982年,在遼寧省阜新蒙古族自治縣沙拉鄉查海村,考古專家挖出了一座8000年前的上古遺址,出土了很多精美的陶器、玉器等,然而其中最讓人震驚的發現是:一條用石塊擺塑而成的“真龍”,石塊身上刻有鱗片(見下圖),全長19.7米,龍頭部最寬處約2米。



    顯然,在遼寧挖出了一條“真龍”,讓中國龍之起源有了一個全新的答案:中國龍可能真起源于東北!原因很簡單,至少截至目前,還沒有發現比查海遺址更早的真龍!


    其實,除了這一種石頭或蚌殼堆成的龍之外,還有代表生產力進步的玉龍能佐證這一點。原始先民“龍圖騰”或“龍崇拜”,當擁有了一定生產力時,往往就會使用玉器來展現。因此,從“玉龍”這一角度也能佐證起源問題。


    中國出土最早的玉龍,是來自內蒙興隆洼文化(靠近東北遼寧),就出土過玉豬龍和C型玉龍,說明當時已經有了“龍圖騰”或“龍崇拜”。


    靠近內蒙興隆洼文化的紅山文化,(包括一系列遺址,以遼河流域中支流西拉沐淪河、老哈河、大凌河為中心,分布面積達20萬平方公里),距今6000多年,就發現了很多玉龍,最典型的是C型玉龍和玉龍豬(見下圖),專家分析指出:

    081641_4176148928_4_640_539.jpg

    紅山文化C型玉龍與甲骨文中的龍字最相似,這種獸首蜷體造型是中國龍的祖形,紅山文化在創建中華文明的過程中起了奠基作用。


    需要指出的是,查海遺址就處于紅山文化的范圍,也是位于遼河流域,而興隆洼文化就靠近通遼市。因此,查海遺址、興隆洼文化、紅山文化互相影響滲透就不奇怪了。



    正因如此,不少專家學者認為:龍源于約八千年前的遼河流域。當然,這一觀點只是就目前考古實物而言,未來一旦有了考古新發現,說不定就能推翻這一觀點。而且,除非有真實的龍這一種生物,否則先民崇拜的龍,就存在逐漸演化的問題,到查海遺址時,說不定已經演化了很久時間,只是如今沒有找到考古物證。


    其實,這一觀點也存在未解之謎:龍文化是如何傳播,為何各地先民都接受了龍?畢竟,長江流域三峽秭歸東門頭遺址出現的真龍,至少有7000多年歷史,與查海遺址時間相差不太大,但這兩地相隔數千里,以古人的交通和通訊條件,究竟是如何傳播的,長江流域的古人又為何接受這一圖騰,而非堅定的使用自己的圖騰?


    IMG_20190512_033715.png




    美聯儲埃文斯告誡美國學子:上學有風險 入學需謹慎

    文/宋清輝




    據MarketWatch,芝加哥聯邦儲備銀行行長的查爾斯-埃文斯(Charles Evans)于本周四稱,上大學通常是一項有回報的投資,但這項投資仍然有風險,而對一些美國學子來說,這些風險還非常大。


    埃文斯是在華盛頓特區舉行的社區發展研究會議上發表上述講話的。埃文斯在演講中概述了美國學生在上大學時面臨的四個主要風險領域——選擇錯誤學校的風險,沒有畢業的風險,畢業后沒有掙到足夠的錢的風險,以及償還學生貸款困難的風險——以及這些因素如何以不同的方式影響不同類型的學生。


    他說:“由于美國學生債務超過1.5萬億美元,知道如何幫助年輕人更好地認識和管理他們與高等教育有關的風險是我對美國經濟評估的一個重要投入。”


    此前,據彭博,債務咨詢機構Student Loan Planner最近對829人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15名借款人中就有一人曾考慮過因學生貸款而自殺。據美國教育部的數據,截至今年3月,美國仍有大約280萬學生背負著10萬美元以上的債務,總計4950億美元。更令人擔憂的是,自2017年底以來,這一數字增加了近610億美元。


    報道稱,埃文斯的演講表明,雖然要過上體面的生活,獲得大學學位也許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有必要,但獲得大學學位的道路也變得越來越危險。因為美國大學的成本太高,如果學生冒險而沒有成功,他們可能會比不上大學更糟糕,至少他們不需要償還學生貸款。即使對已經畢業的美國年輕人來說,也有證據表明,由于經濟衰退后的債務和疲軟經濟,他們的學位并沒有像他們希望的那樣得到回報。


    埃文斯在評估學生接受高等教育的選擇時,將注意力集中在了四個特定的風險因素上。他指出,對于低收入家庭的學生、年齡較大的學生、兼職學生和其他學生來說,緩解這些問題可能尤其困難。埃文斯指出,盡管這些學生常常被描述為非傳統的學生,但他們在當今大學生中所占的比例越來越大。


    他說,非傳統的學生更有可能面臨制度上的風險,因為他們往往是表現不佳的盈利性大學的目標。這一群體的學生更有可能難以從大學畢業,因為他們更集中在選擇較少的學校,幫助學生完成學業的資源更少。


    此外,這些學生的就業前景往往比富裕的同齡人更有限,如果他們找不到工作,他們的緩沖機會就更少。埃文斯指出,最后,非傳統的學生更有可能借錢上大學,更難以償還貸款。


    埃文斯說:“對這些學生來說,上大學并不一定是一項有回報的投資。”


    埃文斯概述了對當前美國學生貸款體系的一些批評,比如其缺乏靈活性,不良的學生貸款公司行為可能使借款人難以償還貸款,以及在相對較短的時間內要求預定還款的相對“無情”的性質。


    但他也警告說,不要過快地轉向私營部門的解決方案,比如收入分成協議,即公司、大學或其他機構支持學生的教育,學生畢業后按收入的比例償還投資。


    埃文斯說,“除非這些項目提供補貼,否則學生可能不得不為更大的靈活性付出代價,比如更高的利率或融資費用。”



    2
    !我要舉報
    七乐彩